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一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江澜Ⅱ我的导师刘一原

2019-08-28 15:18:31 来源:一原之窗作者:江澜 
A-A+

WGK4S6XJsOSSujF9SIkuO6v4p3Prr0VSpgYzXULO.jpg

​作者(左二)和同学们拜访刘一原教授

记我的导师

刘一原从艺六十周年感怀

  一直以来,我都很感恩老天,因为在我成长的每个阶段,都能有缘分碰到给予我莫大帮助与支持的老师,从小学到博士,无不如此。有的甚至从常年的师生关系,渐渐地生出了几分亲情,我和我的硕导刘一原老师即是如此。

  从我大学算起,我和刘老师的相处也有二十多年了。世人了解刘老师的,或者说欣赏刘老师的方面,更多的是他在专业上的深厚功力和艺术上的创新性,对于此,我自然也是高山仰止。不过,作为常能近距离亲近刘老师的学生,我倒更愿意用一两件事,谈一谈刘老师不太为人所知的另一面,以飨读者。

  记得我读研的时候,有天刘老师到画室来进行指导,说完了专业问题后,开始和我放松地聊聊关于人生的话题。他说:“其实人生在世,能努力做到三点,就很不容易了。一是,把自己当别人,二是把别人当自己,三是把自己当自己。”接着,他继续解释到:“把别人当自己,是说当自己受到别人的误解甚至是不太友好的对待时,先换个角度站在对方的立场上去想一想,可能有些事情就容易释怀,肯去谅解别人;然后,把自己当别人,是指当有糟糕的事情或倒霉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时,可不可以尽量做到置身事外,好像这件事是发生在别人身上一样,自己一笑了之或泰然处之?最后,把自己当自己,是说人在任何处境下,都要自尊自爱,不要做出有辱人格的事情。”而对于刘老师说的这三点,我自认为第三点容易做到,因为人生来就有自我保护、自我肯定的倾向,而第一点努努力,也能摸到边。但第二点,把自己当别人,我觉得除非是神仙,世人是很难做到的。所以当时听到这些,虽然很有触动,但我觉得恐怕没人能做到。

  不过,当刘阳去世这么突然的巨大打击来袭时,我倒是很震惊刘老师不仅说到了,而且也做到了。在那段难熬的日子里,我常去刘老师家看望他和黄师母。每次谈话稍有沉默,刘老师就反过来宽慰我,说最近夜晚睡不着,看了不少好的译制片,而且都是有关人类之生死、人生在世的意义的一些主题,好像冥冥之中上天也在开导他、安慰他。并说刘阳的过世,虽然对这个家来说是很大的悲剧,但放眼这个世界,承受家庭悲剧或天灾人祸的人,还有很多很多,他和黄老师的个人痛苦,放在这许许多多的人类痛苦面前,真的并不算什么。他说他还有黄老师,还有这些亲近的学生,还有他自己热爱的绘画事业,也应当满足了。每每听到这些,我的内心真的是五味杂陈而又感佩万分,王阳明曾说:“人须在事上磨,方能立得住。”话是至理,但试问,面对生死大事,世上有几人能真的如庄子般,将之视为形与气的自然聚散?抑或春夏与秋冬的四季轮回?

  或许真是上天的眷顾,刘阳虽然走了,但刘老师的艺术创造力倒是与日俱增。通观这近十年来的创作,刘老师无论是在艺术语言的丰富性方面,或是作品哲思的深厚感染力方面,都又上了一个新台阶。新的构思像永不枯竭的泉水,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刘老师艺术生命好像来了一次大爆发,创作动力喷薄而出。他关注人们在当代生活中的现实存在,思考人生在世的终极意义,叩问被高度技术化、效益化荒漠的人心,反思被地位和金钱扭曲的价值观,同时也用真挚而超然的态度,安慰着一颗颗焦灼的灵魂。他用被传统笔墨滋养的画笔,思考并挖掘着我们这个世界和我们这个时代的精神特质,这使得他的作品既不同于时下或潇洒或唯美的传统派,也不同于突显中西文化价值碰撞的水墨先锋派。刘老师坚守于传统与现代的转型,虽然这份工作不讨巧也是最难的,但于绘画史的建构而言,却是最有意义的。

  人们常说,画画到最后不是比技巧而是比修养和境界。的确是这样,刘老师在与我的对谈中,常以青年时期曾经拥有一个学界精英的圈子而自豪。在这个圈子里,有哲学家邓晓芒、张志杨、彭富春;有文艺理论家皮道坚;有文学家、诗人曾卓等等。尤其是我去武大读美学博士之后,刘老师每每相约而谈,他有很强烈的愿望去了解哲学、美学界的动态,常常问我读了什么好书可以向他推荐,并询问我对一些事情的想法。说实话,每次最后都是他向我推荐了不少好东西,从绘画到思想、到音乐、到文学、到电影,这使我受益非浅。从对话中,你能感受到他对外界积极而开放心态,而且永远保持着一颗好奇的心。我常在想,年龄恐怕不是衡量一个人衰老的标尺,好奇心才是,如果一个人失去了好奇心,每天只是例行公事地过生活,那么再长的寿命也是短暂的,因为他没有创造出属于他自己的生活。

  还记得刘阳过世后的一个夏天,毕业几年的研究生同学们聚在一起,为刘老师庆祝七十岁生日。当时刘老师对着生日蜡烛许愿的一幕,到现在仍挥之不去。在刘老师许愿之前,我在想,作为一位七十岁的老人,最应该许愿的是身体健康之类的吧,但刘老师的愿望出乎我的意料,他许愿说:希望在七十五岁,绘画创作在五年之内能再上一个新台阶,八十岁再有一个飞跃。听到这些,我顿觉无比汗颜,他的心简直比年轻人还年轻,尽管刘老师的年龄到了我们所说的暮年,但他的心却充满朝气,对未来的期望让他的生命能量如此强大,他燃烧着、释放着熊熊的生命之火,就此而言,刘老师确实也是幸福的。

  我想,刘老师于我的意义,益友与良师的角色同样重要。对于前者,我要像刘老师一样,让好奇心和希望充实我生命中的每一天,尽力去开拓我自己的精彩生活;对于后者,我也要把刘老师对待事业的真诚与热爱,传递给我的学生们,让他们的生命也因有我而被点燃。

  恰逢刘老师从艺六十周年,我祝福刘老师身体健康,艺术生命常青!

江澜

武汉科技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副教授

该艺术家网站隶属于北京雅昌艺术网有限公司,主要作为艺术信息、艺术展示、艺术文化推广的专业艺术网站。以世界文艺为核心,促进我国文艺的发展与交流。旨在传播艺术,创造艺术,运用艺术,推动中国文化艺术的全面发展。

联系电话:400-601-8111-1-1地址:北京市顺义区金马工业园区达盛路3号新北京雅昌艺术中心

返回顶部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一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