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刘一原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刘一原的意象性抽象水墨

2013-04-26 15:23:5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岛 子(清华大学教授)
A-A+

  刘一原教授近十年的创作,确立了自己意象性抽象水墨的独特范式,其“心象风景”以自然迹象的象征、隐喻来丰富水墨笔意;以解构的自由笔法和墨法转化传统水墨的形式语汇;以墨、色、粉的交叠、映照、穿透,来营造画面的气韵与风神。藉此,画家极大地纯化了其意识、意念中的“大象”,并力图将“象外之象”涵纳天地人神共生的境界,作品充满自然的原始张力,在水墨的现代性审美上达至崇高精神。

  由于大半生写意笔墨的蒙养、深化,意象性在刘一原作品中有着不可替代的品质,他既克服了抽象形式主义的意义虚无、诗性匮乏、情感浮泛等普遍的流弊,同时使其抽象的形态充满多义的可写性、互文性。由意象性的抒写、融合、迹化,朝向一种浑厚的、叠化乃至混沌的状态发展。既是空间和光影,又是记忆纹理的凸显与生命之线的消长。在形式主义一系列痕迹(trace)的还原之后,当代艺术的虚无主义一路认识到艺术的无价值与世界的无意义,就是对平常性一定方式的折射,从杜尚以来,变得尤为明确了。这之后则是涂抹的涂抹(erasure, retrait):涂抹是对痕迹的再次消除。问题正出现在这里,抽象艺术的全部体系在此遭到终结的命运。贝尔的“有意义的形式”要义是说,形式不同于现象的实在,而是同康德的“物自体”或基督神学的“终极之实在”有关。由是我想,当今的抽象形式主义乃至抽象水墨有必要把康德、石涛以及神学圣灵论联结起来再出发。

  意象性的抽象,不再以人为其主体性,转而以天地人神四隅的关联互为主体去体现为艺术之道的澄明。所谓“象外之象”、“略于形色”、“取之象外”,是由此及彼、由显而隐的提升与深入的过程,强调一种寓于灵性的内心意绪,向生命情怀与精神境界的升华,在趋于抽象却又幽眇可感的艺术形态中,领略一种陌生化的妙境,这是一种超验的富有灵性的审美感觉,亦即刘一原“心象风景”水墨的建构方式。

  粉线、白粉色的大幅度巧妙使用,是刘一原水墨的一项语言贡献。以往,林风眠擅用白粉画瓶花、仕女,此类作品体现的是透明感、清新感,从而达至诗意的抒情。而在刘一原的“心象风景”中,粉质的线与色层层叠化、道道回环,使运动的秩序走向无序的混沌,混沌本身是无形无像的,混沌是先于天地而生的灵力之聚结、消散、运行,艺术家要面对绘画的不可能性,面对自己的无能为力。这个时候,不再是面对自身的动作的展现,不再是力的呈现,而是浑然无相、无始无终。白粉既非线,亦非色,以无法之无法面对混沌,在无力面对混沌中,灵性之大化浑然,就是表现出人的无力。无助的苦难,“天网”般无从逃避的痛苦,都已经不再仅仅是悲剧的表现对象。让混沌自身奔涌,一次次的激荡、回旋,显现生命自身的不可摧毁的存在,即如《约翰福音》所言:太初有道。这道太初与神同在。

20121006于清华园

Power by YOZOSOFT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刘一原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